新闻图片
【莞视界】重温大朗昔日“哭嫁”婚俗()
日期:2018-11-29 11:48

大朗“哭嫁歌”渐行渐远,如今已很难看到昔日的婚俗传统了。

  东莞阳光网讯 一曲“哭嫁歌” 一生离人泪!早些年,大朗人嫁女儿,新娘除了要上大红花轿,生着凤冠霞帔外,还要在花轿内反复颂唱“哭嫁歌”,以此表达对父母感恩之情。如今时过境迁,“哭嫁歌”已渐不可闻,但哭嫁歌却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民俗文化而留在不少人的记忆中。2010年,大朗“哭嫁歌”入选为市级非遗,作为一项传统文化被保存下来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大朗唯一的“哭嫁歌”传人叶小平与大朗镇曲艺协会理事叶伍槐,听他们讲述大朗“哭嫁歌”背后的故事。

  古稀老人回忆大朗“哭嫁歌”习俗

  “哎,我紧估离娘三几日,唔估离娘一世难回乡……”“雨伞撑开奴浪荡,好比女儿魂散便离乡”……如此幽远凄婉、韵律柔绵的歌谣,正是旧时大朗女子出阁时的“重头戏”——“哭嫁歌”。叶伍槐表示,“要学‘哭嫁歌’,首先要‘坐阁’一个月。”所谓的阁楼,在大朗话中就是旧时的“妹间”。大朗流传着“女子没进过‘妹间’,男子没上过‘大班’,那这人肯定很不懂事”的说法。这里说的“妹间”就是古时少女学习婚嫁礼仪的场所,由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妇人所管理,教这些懵懂少女们女红、婚嫁礼仪、三从四德等知识,而“哭嫁歌”便是其中的必修课。旧社会把女子哭嫁当成衡量其贤德的重要标准之一,所以家家户户的女子在出嫁前都要学会唱哭嫁歌。

  槐叔告诉记者,准新娘出嫁前的三个月都要到“妹间”学哭唱,每晚大概一两个小时。上世纪60年代前后,“妹间”逐渐消失了,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哭嫁歌的传承。槐叔在向记者讲起哭嫁歌的历史时,古稀之年的他便精神抖擞了起来,仿佛在向人们介绍令自己骄傲的儿女,其实大朗“哭嫁歌”正是槐叔和一部分老艺人一点一滴重拾,十来年的光阴,也和养育孩子的良苦用心无异了。

  “2003年的时候,有一回我看见小孩子在扮家家酒,就突然有了重振‘哭嫁歌’的念头。”槐叔心中燃起这个念头之后,便迅速地投入到实践中。热爱曲艺的槐叔找来一群老艺人对大朗传统“哭嫁歌”进行二次创作,并且将其转化为艺术类节目,到各个镇区去演出。演出时由一个演员代表新娘演唱,另外由30多人组成一支民间传统的迎亲队伍,包括唢呐、锣鼓钗、大红花轿、大衿姐等,载歌载舞隆重再现,带着浓浓大朗本土气息的哭嫁歌吸引了许多人的注目。

  让更多年轻人认识“哭嫁歌”这一传统文化并重新审思背后的价值,也是槐叔革新哭嫁歌表演形式的重要目的之一。“我们要拯救和挖掘传统的文化遗产,特别是非物质文化遗产,通过这样,让年青一代感受我们的传统文化。”槐叔的决心坚若磐石,从2005年就开始积极准备为大朗“哭嫁歌”申遗。

  直至2007年,大朗大井头社区部分老艺人将重新改编创作的“哭嫁歌”搬上舞台。同年6月,大井头“哭嫁歌”参加了首届国际广东小曲王争霸赛,满座评委和观众皆称赞该表演令人耳目一新,并最终摘获“最具民间特色小曲奖”,并参加了“流金岁月 粤韵悠扬”东莞市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展演,又于2008年9月参加广东省第二届民间歌会获铜奖。在2010年东莞市公布的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,大朗“哭嫁歌”以其历史源远和特色鲜明跻身在列。

  “哭嫁歌”传承人叶小平: 盼“哭嫁歌”后继有人

  在“哭嫁歌”申请东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后,来自大朗大井头村的叶小平被选为市“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”中“大朗哭嫁歌”的唯一传承人。叶小平年纪轻轻,可是却将哭嫁歌唱得有声有泪,闻者悲伤。据悉,她的母亲曾是远近有名的民间歌者,其歌唱天赋主要得益于母亲。

  在大井头社区文化活动中心,记者在和叶小平交流时,她现场演唱了六首“哭嫁歌”经典吟唱调。唱到《哭父母》一曲:“哎,我紧估离娘三几日,唔估离娘一世难回乡……”叶小平眼圈便已泛红,而唱到《打伞歌》中“雨伞撑开奴浪荡,好比女儿魂散便离乡”一句时,如闻泣幽咽。从叶小平的演唱中,记者仿佛可以看到新嫁娘想到生离至亲,他日再也难以菽水承欢,这种悲痛感呼之欲出的画面。

  如今,叶小平经常带着表演队伍到多地演出,将大朗“哭嫁歌”在各大舞台上演绎得绘声绘色,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,使得她对传承大朗“哭嫁歌”的决心更加坚定。“虽然哭嫁歌在现在的婚礼场合不用了,但是不代表这门文化艺术就失去了价值,我希望有人来学哭嫁歌,将这一门传统艺术文化保存下去。”叶小平说。

1,2,3,4,5,6,7,8,9,10,11,12,13,14
来源:东莞阳光网 编辑:钟榴青
  • 幻灯播放
  • 查看原图
  • 提示:点击浏览下一张图片,支持键盘翻页 ←左 右→
  • 图集已浏览完毕
  • 重新浏览
  • 发表评论(0)
更多推荐图片



图集推荐

0/0